星期日, 1月 15, 2006

沙漠裡的眾生-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是的,這是我第一本閱讀的村上春樹。學生時代雖在圖書館打工,因緣際會下接觸了一些書,但是對於村上春樹的作品總是敬而遠之,原因之一,也許是太多人借了,書架上《遇上百分百女孩》,《挪威森林》等書在架上待的時間總不超過三天,雖然圖書館中同一本書總會準備個兩三本以備借閱,可是依然如此,太多人借閱了,由於我一向有不喜歡一窩蜂的冷調個性,所以就一直很不喜歡看村上春樹的書,其實也許說穿了只是一種小小的反骨心態吧…

書中故事是以圍繞著男主角-始的愛情故事為主體,述說著始由小自大與四位女子的情愛故事,這四位女子分別是島本,泉,泉的表姐及他的妻子有紀子。

島本,和始一樣是個獨生子,但卻有著不太方便的雙腳,他們由小學便認識了,也許同是獨生子的關係吧,始與島本始終有著一種單純卻又曖昧的感情,他們一起放學回家,一起聽著Nat King Cole的《Pretend》,一起分享著心中那也許現在看起來有些稚氣的心事,看似青梅竹馬的一對,可是隨著上中學的關係,兩人漸行漸遠,就這樣,失去了連絡,也在彼此的心中留下了難以抹滅的印記。

泉,一個簡單不過的女子,是始在中學的時候認識的女友,雖然沒有令人驚艷的外表,但就像她的名字"泉"一般,有著樸實純真的外表與內在,始與泉之間的感情,或許可以說是一種"男性於青春期單純渴望異性的一種情感"始渴望著與泉發生肉體關係,但是泉卻不然,而他們之間的感情便建立在這種看似岌岌可危確是常見的狀態下,直到泉的表姊的出現,也使的始與泉之間的脆弱情感完全破壞。而這個破壞,也完完全全的破壞了泉的下半生,自此,泉的所有情感宛如被掏空一般,過著猶如行屍走肉般的生活。

泉的表姊,是與泉有著相當親密關係的親戚,是個大學生,有著屬於成人的成熟肉體,對於渴望發生肉體關係的始而言是個致命的吸引力,始與她之間可以說是完全沒有任何感情的因素,他們一見面就瘋狂的作愛,沒有任何言語,對於他們兩人而言或許只是一種基於動物本能的單純肉體需求,但是卻造成了泉的傷害,對泉來說"性"這檔事或許是神聖的,但沒想到卻被他最愛的兩個人以近似野獸般需求所玩弄,對泉來說是一種殘酷而又不堪的存在。

有紀子,始出社會後認識的一名女子,是個美好的女子,單純、善良、美麗等等所有用來形容美好女子的形容詞套用在有紀子身上似乎都不為過,始也因為與有紀子的結合使的他有著後來富裕的生活(雖然說酒吧的生意之所以會如此的好,始的用心是毋庸置疑的,但若無有紀子父親的金援也很難實現),有紀子為始生下了兩位可愛的女孩,於是始,有紀子及兩位可愛的女孩便過著令人稱羨的仙侶生活。

可是,在始的心中卻似乎總有著一種莫名的渴望,一種對於島本的渴望,雖然擁有著令人稱羨的生活,可是在他心中"島本"卻是個不可抹滅的印記,原本這個印記只是一種虛無的夢想,直到有一天,島本的出現使得這個印記更加的深刻,而始也開始有了將和島本一起生活的夢想實現的可能,雖然實現這個夢想有可能會將他目前的所有一切都摧毀殆盡.......

『萬物都在那裏生長,然而真正存活的只有沙漠本身...』 書中的每一位主角就如同生活在沙漠中的眾生一樣,始就像一位旅行在沙漠裡的旅人一樣,在沙漠中不斷的尋找,不斷的旅行,島本就像在沙漠裡的海市蜃樓一樣,神秘而又真實的存在,泉的表姊就像是生活在沙漠中的開花仙人掌一樣,只為了滿足肉體的欲望而綻放著美麗的花朵,而泉就像她的名字一樣是個位在沙漠中的小池。始在沙漠中旅行著,為了尋找傳說中的海市蜃樓,當他遇見像小池一般的泉的時候,他停下來,以泉的愛情當作解除身體飢渴的水一般不停的取用,而對於泉而言卻當他是沙漠中偶來的一陣甘霖,滿心以為的這陣甘霖能為她這個處在沙漠中央的小小池水帶來滋潤,但是,一株美麗開花的仙人掌被旅人發現了,仙人掌深深吸引了旅人的目光,於是在飲用完池中的泉水後,旅人頭也不回似的走向開花的仙人掌,仙人掌雖然美麗卻是帶刺的,於是旅人受傷了,旅人又放開了仙人掌花以及被他一飲而盡變成乾枯河床的小池,再度走向一望無際的沙漠。

旅人正對生存感到絕望的同時,綠洲出現了,綠洲解救了旅人乾渴的身體,使旅人得到滋潤,也得到成長,但是在旅人的心中還是放不下那份對虛渺的海市蜃樓的渴望,當有一天,有了海市蜃樓的消息,旅人極其興奮的步向它,就算他知道這一去將會失去他目前的所有,可是,海市蜃樓畢竟還是一種虛渺的存在,越走向她,就越感到她的不可及,終於,海市蜃樓消失了,而旅人也察覺到自己沒有綠洲無法在這嚴酷的沙漠中生存,於是旅人又走回了綠洲, 在綠洲中雖然沒有神秘的海市蜃樓,但卻有著賴以維生,真實的存在,可是,是真的存在嗎?還是像書中的那句話『然而真正存活的只有沙漠本身.....』

5 則留言:

Domenica 提到...

直到五年前重讀這本小說,我才體會到文字傳達給我的訊息;
村上的"國境之南",或許代表著安定溫暖與所有應當令人知足的環境,人生中事業婚姻皆平順,就沒有什麼要貪圖的了;
而"太陽之西"的故事卻說明了,人們的內心總有個空白等待時機去填補,即使要付出毀滅安定的代價,就像故事中西伯利亞的農夫般...

這只是我的心得,是否要永遠成為沙漠的一部分,似乎也只是一念之間吧...

hydeless 提到...

這本小說村上有提到去展示間看BMW M5,如果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第一代M5吧,啊,我是來亂的嗎?

Cobain 提到...

To Domenica
人要處於"國境之南"或是"太陽之西",也許就像你說的只在一念之間,換言之皆存乎於"心",對始而言,放棄夢想的代價換來的就是安穩平定的生活,我想這也是普羅大眾的以為,如果說始放棄的是安穩平定的生活呢?有太多的可能了,島本不會回來嗎?還是說始就像得了西伯利亞歇斯底里的農夫一樣漫無目的的走著,追尋著虛無的存在。禿鷹吃掉無名大眾的屍體,禿鷲吃掉藝術和明天,禿鷲吃掉了始和泉的明天,所剩的只是禿鷹在旁虎視眈眈的即將成為屍體的肉體...

To 海德
哈哈,是阿你真的很愛車,是有看BMW M5,不過沒買,似乎始蠻鐘愛那台BMW 320,一點都沒來亂,歡迎常來玩^_^

|2 提到...

各時期閱讀都會有不同想法。
很欣賞這樣的解讀;

只剩下沙漠,Jim Morrison就出現了.....

Cobain 提到...

To |2
《The Doors》裡的那位印第安人也來了,
帶著Jim,
此時響起了《The End》
This is the end
Beautiful friend
This is the end
My only friend, the end
It hurts to set you free
But you'll never follow me
The end of laughter and soft lies
The end of nights we tried to die
This is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