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月 02, 2006

金屬妖獸的異想-鐵男Tetsuo:The Iron Man

老實說這是一部看起來不太舒服的片,跳動的畫面,黑白的影像,大量的金屬噪音,超現實的劇情,不斷出現的驚叫,誇張的爆血漿....等都讓這部頗具實驗性質的電影感覺起來並不那麼地容易親近,這是1988年由日本前衛導演-塚本晉也所自導自演(在片中他飾演鐵男)自拍(他自己掌鏡拍攝)的一部極具個人風格且大膽的一部電影,短短的67分鐘,卻帶來了相當大的視覺震撼。

故事內容簡單說就是鐵男復仇記,一對男女(男的由田口山志飾演,女的由藤原京飾演)在一次意外中將鐵男撞成重傷,但他們將鐵男運至深山中丟棄,並且在丟棄的同時像是在收驚似的瘋狂做愛,這項舉動便引起了鐵男的恨意,於是對他們展開了一連串的報復行動.....

這對男女,男的是個帶著厚重眼鏡的斯文上班族,整齊的服裝,永遠像上了一層黏膩髮油的頭髮,木然的表情,是印象中一般日本上班族(特別是公務員)的形象,,而女的則是一頭歐陽菲菲式的大捲髮,濃艷又性感的打扮。而鐵男的復仇行動就是由那位田口開始,他讓廢鐵如病菌般的寄生在田口身上並蔓延,在蔓延的過程中鐵男還將廢鐵附身在一名和田口一樣是一般上班族的女子,讓她變成如鐵男般一半金屬一半肉體的"怪物"追殺著。此項舉動就像是一種激化田口"進化"的激素一樣,刺激著田口體內的廢鐵加速蔓延。

戲中的如病毒般的廢鐵,也許說穿了就是一個名叫"慾望"的東西 。當上班族女子被廢鐵附身後,完完全全變了個樣,就像把身體內潛藏慾望激發出來一樣,變的驕傲、自戀就像一名"女強人",而這點在田口身上更是明顯,當他"解決"掉上班族女子時,當晚他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他全身赤裸趴伏在地上,而他的女友則變成了有著"一條"宛如男性生殖器官的金屬妖怪(在這邊說"一條"的原因是,那個就像一條巨蟒一樣能夠到處彎曲遊走),而田口就如一名待宰羔羊一般,被他的女友以那條金屬長條物進行肛交,就像現實生活中的反射一樣,雖然他在早上解決了如女強人般的妖怪,可是在潛意識中他還是心甘情願的接受另一個女強人的"蹂躪"。是依賴還是一種被征服的渴望,我想男性和女性之間對立又相互依賴的問題永遠是最難解的問題。

當田口完全進化成另一個鐵男的時候,也是他心中慾望徹底解放的時候,他的性器官轉化成巨大的電鑽,電鑽刺穿了他的女友(又是一種強烈的性暗示),而真正的鐵男也終於現身,就像貓在獵捕目標時都會先給予玩弄一番的前戲一般,鐵男玩弄著田口,由於鐵男有著被氧化生銹進而腐化的危機,反過來田口的進化是由不鏽鋼所進化的,所以在一陣追逐玩弄的遊戲之後,兩位鐵男決定合體,他們化身成為巨大的鐵男戰車,並且向這個世界宣戰,他們要將全世界的人都化成鐵銹接著腐化,是的,他們打算毀掉這個世界,可是自他們在追逐到最後向全世界宣戰的過程中,整個世界彷彿只有他們兩個,街道上沒有任何一個人,當一個巨型怪物站在街頭大聲喊著:「我們要摧毀全世界」,結果換來的卻是一片冷清,這是導演的刻意安排嗎?是說對於鐵男們的宣戰誓言,其實不過是笑話一場。

男與女、金屬與肉體、腐化與再生...等,裡面充滿了種種的對立,過於現代化的結果,是帶來了如鐵鏽般的毀滅嗎?看完這片,讓我想起兩部片一部是由Robin Willians所主演的《變人》另一部則是由Steven Spielberg所主導的《A.I》,這兩部剛好講的都是機器人想要變成人類的故事。在我們不斷追求現代化,進步的過程中,是不是我們身為『人』的本質也漸漸的隨著不斷的演進而一點一滴的消逝,所換來的也許是凌駕於一切萬物的力量(就像鐵男能將事物鏽化的能力),但是我們是不是也變的有越來越多的欲望,而為了滿足這些的欲望,我們所做出的犧牲是值得的嗎?還是說到頭來其實不過就只是笑話一場?又突然想起,好友最近談起的一個東西,他的食指在過年期間差點切斷,於是他問說假使失去一截食指,可以換得中樂透頭彩的"獎勵"有人會換嗎?那麼我想問假使能換的"超人"般的力量的話,要你犧牲(如外表、思考能力)等東西,那麼你會換嗎?

2 則留言:

|2 提到...

這篇很冷,

大約因為多數人對於;
畫面偏情色的東西不感興?趣
塚本晉也和三池崇史同樣。
都以較AV的作品出身,
後者多了一個商業《鬼來電》;
《六月之蛇》也是塚本相當棒的東西,
雖然端倪下神似《鐵男》哈,哈

Cobain 提到...

To |2
很冷...我想是預期中的吧,畢竟看過的人也不多,除非是很有興趣or電影系的學生,大家還是不太會去找這種有點"怪怪"的片來看吧,說到三池崇史倒是很想找他的《切膚之愛》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