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2, 2006

電影片段所拼湊成的巴黎

最近,我生活中多了許多的第一次,包括之前的第一次的看演唱會,和接下來要寫的第一次,我的第一次自助旅行,而旅行總要有方向,目標就是巴黎。

巴黎,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是個很美的城市,而在我尚未到達巴黎之前的印象是由許許多多的電影畫面所拼湊出來的,因此為了驗證我印象中的巴黎,於是展開了這趟的行程,這趟的行程是和另外兩位朋友一起去的,就這樣我們一行三人就搭上8/2晚上的飛機,飛往巴黎。

我們總共坐了16個小時的飛機(台北->曼谷三小時、曼谷->巴黎13小時),而在由曼谷飛往巴黎的過程中,我開始將手上的手錶調整至巴黎時間,巴黎時間是比台北時間晚的,由於現在是夏天,所以是實行夏令節約時間,也就是比台北晚6小時,而在調整時間的過程中,我想起了蔡明亮的一部電影-你那邊幾點(在片中因為不是夏天所以是7小時),突然覺得,這是一種很奇妙說不上來的感覺,在同一個時間點內,只因為地理位置的不同,不同兩地的人進行著完全不一樣的事,比如說在台北的妳正在吃午餐的時候,也許在巴黎的我正睡眼惺忪的剛起床,只是,台北的小康在電影裡透過時間思念著的是在巴黎的湘琪,而在巴黎的我,透過時間的距離又能思念誰?

經過長時間昏昏沉沉的飛行,終於,抵達了巴黎,一下飛機,第一個念頭是-糟糕了。此話怎說?各位還記得嗎?前一陣子的電視上常常出現歐洲熱浪熱死人的新聞,而氣溫總是在36度以上,但是,我們一下飛機迎接我們的是又濕又冷的氣溫(大約只有16度),這完全不像是夏天的氣溫,我所帶的衣服全部都是短袖T,我想如果受不了的話,可能要在這裡買一件衣服了,就這樣,我們在下著細雨又有些冷的清晨抵達了巴黎,而此時巴黎時間8/3早上6點,台北時間8/3中午12點。

由於是自助旅行,所以出機場的第一件事就是開始找交通工具,這次旅行我們住的飯店是位在Saint-Germail-des-Pres(聖日耳曼德佩區)這一區(算是第6區的上半),所以我們就先坐Bus前往Montparnasse(蒙帕納斯)(在第6區的下半),再搭地鐵往上走到一個叫Odeon的站,而我們飯店就在那一站附近,而在進入到地鐵站的同時,我又感覺的一個熟悉的印象,那就是卡霍的電影-新橋戀人,如果有看過的人應該記得在片中女主角曾經因為一個熟悉的大提琴演奏聲,而在錯綜複雜地鐵站裡狂奔著,只為確認演奏大提琴的是不是那位她曾經愛過的男人,好巧不巧的,此時卻傳出了一陣琴聲,不過不像是大提琴的聲音,和女主角一樣,我一樣的循著琴聲往前走,是一位街頭藝人,所彈奏的是電子小提琴,而他坐在月台旁自顧自的彈奏著我不知其名的曲子,而這一切的景象就像是再度的告訴我-我正在巴黎,而此時巴黎時間早上9點30分,台北時間下午3點30分。

到了飯店,說實在的房間有點小的讓我驚訝,約莫3坪大的空間,對我這個”龐然大物”來說是有點狹小,不過還可勉強接受,我們稍微休息一下便出發了,由於是第一天,所以我們打算的行程就是先在這附近逛逛,這一區是Saint-Germail-des-Pres(聖日耳曼德佩區),當中最有名的就是奧賽美術館(Musee d’Orsay)和St Germain des Pres(聖日耳曼教堂),身為觀光客的我們當然就不免其俗的前往,在步行前往的途中,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就是在路上我們看見了一起連環車禍,三台車撞在一起,不過好像因為沒啥損傷,三位司機下來看看又各自開走了,這時我想到底是因為巴黎人不太計較這些事,或者是他們對於這些事已經習以為常了呢?

第一站,我們到達的是St Germain des Pres(聖日耳曼教堂),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我這是第一次進教堂,那種宗教的莊嚴肅穆的氣氛可以馬上感覺的出來,而那種感覺是和台灣傳統道教的寺廟完全不一樣,走進道教的寺廟中你會有一種人越多越好,越熱鬧越好的想法,但當我走進教堂突然間卻想嚴肅起來,我想是周圍氛圍的影響吧,但是這樣的心情卻一下被觀光客的興奮給沖散了,在我們盡完觀光客的義務之後我們便前往下一站-Les Deux Magots(雙叟咖啡館)和Café de Flore(花神咖啡館)此時時間巴黎時間中午12時45分,台北時間下午6點45分。

其實,這兩家咖啡館就在St Germain des Pres(聖日耳曼德佩教堂)對面,只要過條馬路就到了。一到了這兩間咖啡館,看到的果然和許多電影裡的情節一樣,有許許多多的人穿著得體的服裝就坐在馬路邊的小餐桌一邊喝著咖啡一邊享受雨後露出的陽光,而咖啡館的服務生也穿著優雅的制服,服務著每個到訪的客人,完全一種布爾喬亞的氣氛,我如此想著。當然我們也不免俗的布爾喬亞一番,於是我們選擇了花神咖啡館進去享受一下,因為有點累,所以我叫了一杯Espreseso Double,老實說,也許是因為我不太懂得喝咖啡吧,感覺也還好,就在喝的同時,我看到了一位女士,長的很像蘇菲瑪索,我想巴黎的女人都是這樣的美麗嗎?在喝完咖啡後,我們又回到飯店小歇一會,便往下一站也是今天的最後一站-Musee d’Orsay(奧塞美術館)出發。此時巴黎時間下午2點15分,台北時間晚上8點15分。

休息之後,我們刻意的選另一個方向出發,沒想到又經過了一個我們在行程中打算前往的教堂-St-Sulpice(聖許畢斯教堂),其實自助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往往在不刻意的過程中有著意外的驚喜,也許有些累(因為往往走的路並不是最快的捷徑,但你總是會有著令人感到意外的發現,這個教堂同樣的令人感到莊嚴肅穆,值得一提的是,在教堂前方有一個小廣場,叫做Place St-Sulpice(聖許畢斯廣場),這個廣場的正中央有著一個四面有著四位歷代主教雕像的大噴泉,而在周圍的空地上有著數不清的鴿子,這時我才深刻的體會到一位朋友在英國行中所說的藍海鴿子的景象,這些鴿子們紛紛爭食著人們丟在地上的麵包屑,而這些令人走路時都會深怕會不小心撞到的鴿子又讓我想起一部和巴黎沒關,但和滿天的飛鳥有關的電影,這部電影是希區考克的電影-鳥,在小小的一塊廣場中,有著比當時區域內的人還多的鴿子,如果照這樣推算的話,或許,巴黎的總鳥口數會比巴黎的總人口數還多呢,那會不會真的有那麼一天會發生像《鳥》一樣向人類反撲的情形呢?我想或許是我想太多了吧,離開廣場,我們再往下一個方向前進,就這樣我們走到了Musee d’Orsay(奧塞美術館),此時巴黎時間下午4點,台北時間晚上10點。

我們之所以會排今天前往Musee d’Orsay(奧塞美術館)的原因是,除了這是離我們住的地方最近的美術館之一,另一個原因是我們事前有看過開館時間,Musee d’Orsay(奧塞美術館)的開館時間唯有週四是開到晚上9點45分的,其他時間都是開到晚上6點就結束了,因此,我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看館內所展覽的美術品,在館內收藏了不少名家的作品,包括了梵谷、惠斯勒、莫內、高更、雷諾瓦等等許多往往以前只能在書本或是明信片上所看到的傳說中的名畫的真跡,雖然我不是很懂畫,但也是感到莫名的感動。哇!那是梵谷的自畫像………諸如此類的驚呼聲在我心中,也在我的耳邊聽見(因為也有許多觀光客發出這樣的驚呼),雖然我們有著還算充裕的時間可以逛,但是或許是第一天到有些時差上的問題以及剛坐完長途的飛行,在逛完3個多小時的之後我們就打道回府了結束了這一天的行程,但是3個小時說實在的如果要看完全部館內的作品的話真的不夠,有太多的東西我們沒有看到,不過我們明天還有更重要的行程-羅浮宮,所以多儲備一些體力好好的去看明天的展覽才是,不是嗎,這就是我在巴黎的第一天,是個細雨紛飛的一天,有點累又充滿著興奮的一天。對了,忘了提一點,我們離開的時候是巴黎晚上7點,但此時巴黎的天空還是挺亮的,就像是台灣的下午約4點的時候,一直到了晚上9點半之後天色才漸漸的暗了下來,而此時台北時間凌晨1點。

在此播放的是Joni Mitchell在《Court And Spark》中所唱的《Free Man In Paris》

The way I see it, he said You just cant win it...
Everybodys in it for their own gain
You cant please them all
Theres always somebody calling you down
I do my best And I do good business
Theres a lot of people asking for my time
They're trying to get ahead
They're trying to be a good friend of mine

I was a free man in paris
I felt unfettered and alive
There was nobody calling me up for favors
And no ones future to decide
You know I'd go back there tomorrow
But for the work I've taken on
Stoking the star maker machinery
Behind the popular song

I deal in dreamers
And telephone screamers
Lately I wonder what I do it for
If l had my way I'd just walk through those doors And wander
Down the champs elysees
Going cafe to cabaret
Thinking how I'll feel when I find
That very good friend of mine

I was a free man in paris
I felt unfettered and alive
Nobody was calling me up for favors
No ones future to decide
You know I'd go back there tomorrow
But for the work I've taken on
Stoking the star maker machinery
Behind the popular song.

5 則留言:

lys 提到...

我在英国的那一年,戴的手表是有两个时间的,一个英国时间;一个马来西亚时间。

在巴黎的时候,早上在饭店餐厅吃早餐,听到人们叽里咕噜的说法语时,总有种仿佛走进了法国电影的感觉,很奇妙。

Cobain 提到...

To lys
嗯...有兩個時間阿...

你在飯店吃阿....我們沒在飯店吃,不過有在外邊的餐廳吃...挺能夠想像妳的感覺...到是另外有一個感覺就是...東西好貴阿XD

lys 提到...

那时是一整个配套 - 伦敦到巴黎的火车票+住宿,住宿包早餐。当时很傻,一心要过隧道,所以才搭火车去。可是隧道嘛,就是隧道啊,火车经过时外面就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flower 提到...

去巴黎旅行...好浪漫哦..^^

說到時差,我的電腦幾年來都設定為台灣時間,電腦旁邊再放個小鐘,是溫哥華時間...一直都過這種兩個時間的日子...很有意思..

Cobain 提到...

TO lys
不過,
現在想想應該也是挺有趣的經驗
一種黑漆漆的經驗

To Flower
其實
我覺得巴黎並不浪漫
所有大城市有的缺點他都有
浪漫我想只是很多電影上所塑造出來的某一部分形象,等我慢慢寫完就知道了
另外你過兩種時間的生活挺有趣的,當你在加拿大的時候,可以猜想著台灣的親友正在做啥,我想或許也是一種鄉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