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1月 17, 2006

殘缺的樂章-J'entends plus la guitare(I Don't Hear the Guitar Anymore)



人和音符其實有著極高的雷同性
有的人是高音
有的人是低音
有的人是全音符
有的人是二分音符
有的人是八分音符
每個人都在適合自己的位置上
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又像是音符與音符之間的串聯
這樣的串聯
有的是友情
有的是愛情
有的是親情
藉由一個又一個音符的串聯形成了一小節的樂曲
而每一小節樂曲的組合便成就了一首首的樂章
身為音符的我們
總想和另一個音符有著最適合的結合

於是
我們不斷的嚐試 嚐試著各種方式

每一種的組合出來的結果不見得都是美好的
於是
我們會選擇放棄某些音符
原先可能是一節美好的樂曲
因為失去的音符
使得整首曲子走了調

就像少了吉他手的搖滾樂團
或是
少了第一小提琴手的交響樂團

殘缺的樂符
是無法組合成美妙的樂章
就如同那扇用力關上的門一樣
碰!!
嘎然停止

2 則留言:

|2 提到...

對於當下,這真的是;
一部難以下嚥的電影然而,
回溯至91年,偏前衛思維與反骨的無限定。格
還是值得尊敬,

畢竟那些對話何嘗不是屬於現代男女?呢

Cobain 提到...

To|2
好久不見了。。。。。。。。
話說,我這次看的片子大多都是選Philippe Garrel的,就如同妳說的他的相較於現在來說我想或許應該說是沉悶以及緩慢的,但我覺得他是一個相當自我審視以及個人的一位導演,《Les Amants Reguliers(安那其戀人)》以及《Le vent de la nuit(冬夜晚風)》是當中除了這部之外也相當不錯的兩部,另外他和Nico的《La Cicatrice Intérieure(熱戀傷痕)》則是非常意識流的一部作品,美中不足的是,或許因為是日本版的片,居然有噴霧,雖然說那並不是什麼重點,可是當你看見一個很美的畫面的時候突然在某一角落看見一團噴霧,那感覺是頗怪的..

對了,Taxidermia好看嗎?本來也想看這部的,只是時間不太能配合,唯一能看的又有衝堂只好放棄。。

又,雖然過了,還是祝妳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