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4, 2007

冷眼、轉身、聆聽

(In Times Square, photo by Dennis Stock, 1955, Magnum)

一個悶熱夏季的大雨午後,行人匆忙的走避著突如其來的大雨,在屋簷下,一張張的臉孔望著天空,等待,等待著雨停,或是某個未到的朋友,而我們也等待著,等待著能有更多的人能夠了解發生在樂生的故事。

上週五的下午,我和一群朋友聚集在一起做了一件事,在當中有些朋友甚至是第一次認識的,而之所以會聚在一起,完全都是為了一個命運未卜的地方-樂生。至於我們做了什麼事呢?我們在這天走上了街頭,並非抗爭,而是希望把樂生帶出新莊,走入台北,我們在街頭發送我們自己印製的傳單,試著向每一個路過的路人,說著發生在樂生的故事,說著樂生目前的現況。其實這個活動辦的很倉促,完全只是個發生在一個早上的想法然後再加上一點點衝動,就決定要做了。於是我和幾位朋友們便分工,開始聯繫各個有可能參與的團體個人,開始想所有應該準備的東西,開始想應該要作什麼樣的文宣,開始想要設計什麼樣的slogan,而這些所有的動作對我們來說都是第一次接觸,但只有短短兩天就必須完成的,緊張與壓迫感,讓我在這短短一周內瘦了兩公斤,每天想東想西的到半夜三點才睡,到了早上5點多又不知覺的醒來,開始想還有什麼沒做的,什麼人還沒確認,哪些東西還有缺,要去哪裡生,路線要怎麼走,有哪些地點可以去的......這是一種焦躁,一種壓迫,在當中,我當然也有一些負面的情緒,某天半夜兩點,看著IM上的人一個個離線休息,而我腦中不斷的思緒使我沒有睡覺的心情,當時的我唯一念頭是"幹嘛!何必呢?只是一時的衝動就要把自己搞的這麼累?給誰看啊?有人會感激你嗎?就算你做了這些事情,樂生現況能有立即有效的改變嗎?"種種負面的情緒也曾壓倒性的撲來,好在的是,我還算是一個蠻逞強的人,說要做的事情,我一定會盡我可能的作好。於是我就靠這樣的逞強,這樣的固執,撐到了活動當天。

活動的當天,我其實很平靜,雖然突如其來的大雨,讓我有些混亂,再加上面對一張張"拒絕靠近"幾個字就像是寫在他們的臉上一樣的陌生冷漠臉孔,有那麼一下子我怯懦且遲疑了,跨出去向他們解說的那一步,突然間不確定能不能跨出去,然而終究還是跨出去了,很幸運的是我碰到的第一位男子很和善,對於樂生也有些許的了解,是個中產階級事業有成的男子,他仔細的聽完口拙的我說著目前樂生的狀況,對於現況,他有些驚訝,因為和他由一般媒體接受到的訊息完全不同,他一直以為工程會所提出的保留39棟方案已經是最完善,而且也廣受院民所接受的方案,但是事實並非如此,在當中有更多的問題發生,院民的意見也並沒有被廣納,他說:「我很佩服那些年輕學生,他們能夠為公義,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該做的,就義無反顧的去做,我的孩子現在正在忙著基測,等到基測完畢,我會帶我的孩子到樂生走一趟,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東西。」我想,這是我的運氣吧,第一次向人遊說就碰到一個和善的人,而且還耐心的聽我說完,這對我自己來說是個鼓舞,也是個激勵,於是我揚起滿臉的笑容走向下一位,接下來的幾位其實就如同我所預期的,冷眼相對,轉身離開,或許是我的牛脾氣又來了,遇到了一位婦人,起初她有些不耐煩,在我應該還算誠懇的要求下,她終於願意聽我還是很口拙的說法說著樂生的故事,關於樂生,對她來說,可以說是零,她只知道有一群學生好像常常抗爭,但是在樂生哪裡,裡面有什麼樣的院民,他們為何會到樂生,她一概不知,於是,我ㄧ股腦的且有些混亂的把我所知道的樂生全部告訴她,我想或許是她看我越講越激動吧(笑),她說她會找時間去樂生看看,於是,我又作成了第二筆生意(笑)。以上類似的故事,也都發生在每一位同行的朋友身上,我想這對我自己以及同行的朋友來說是個相當特別的經驗,因為長這麼大了,這是我們第一次厚著臉皮走上街頭宣傳,宣傳我們的想法,我們所知道的故事,雖然這麼說可能對宗教有些不敬,但其實我曾經這麼認為,我們就是一批傳教士,一批傳播樂生消息的教士。

在由西區到東區的過程中,雖然我們同樣的遇到了許多冷漠的臉孔,但是更可貴的是,我們也遇到了不少和我們有著相同理念的朋友們,每一位朋友的加油打氣,都是讓我們繼續走下去的動力,由下午到晚上,我們的活動進行了約8個小時,每一個人都是疲倦但是卻帶著笑容,但我想大家的心裡都是滿足的,滿足的並非是我們為樂生做了什麼事情,而是樂生有這個機會讓我們為他做這些事情。對於樂生,我們是心懷感激的,因為樂生,我們才有了許多不同的體驗,而這些體驗都是我們心甘情願的。我期盼著,有那麼一天,我們都會帶著我們自己所愛的人,一起到大樹下,到行政大樓,到每一間有阿伯阿姨住的房舍,然後對著我們所愛的人,說著我們關於樂生,愛的故事。

後記:
其實這是一篇遲到的文,早在幾天前就應該寫好的,只是這陣子心情有些低落,所以直到今日才整理好心情來寫(其實並沒有比較好,還是有些低落..../__\),因此對於參與的朋友深感抱歉。以下要感謝一些人:

感謝每一位停下腳步聆聽我們說故事的朋友們,因為有你們的聆聽,讓我們知道了樂生有更多保留下來的可能,感謝你們!

感謝每一位沒有停下腳步的人們,因為你們讓我們知道我們還不夠吸引你,我們還有更多進步的空間,感謝你們!

感謝在東區捷運地下街前來溫和警告的捷運警衛,因為有你的告知,我們才知道原來東區捷運地下街也算是捷運總體的一部份,並非獨立的個體,感謝你。同時也感謝在捷運站口前來關切的交通警察們,我們只是因為在那裡等人加上手上有些東西所以吸引了一些人來圍觀,於是有人和我們拿了傳單,雖然你們的口氣有些不好,可是還是感謝你們,因為有你們的警告,讓我們更有動力繼續發下去。感謝你們!

最後還是要再次的感謝每一位參加的團體與個人,因為有可愛的你們,這個可愛的活動才可以可愛的完成。同時也必須對這次倉促而成的活動,有任何不妥之處致歉,請見諒。另外如果說你沒參加這次的活動,沒關係,我想,我們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期待再下一次的活動裡能看到更多可愛的你。感謝你們!

最後還是要再囉嗦一下提供一些目前樂生的狀況
媒觀系:要求原地續住,暑期運動持續
現勘新莊機廠鄰房毀損報導,古蹟保存不樂觀!



在此為各位獻上一首我很愛的歌,Thank you for Hearing me,感謝每一位曾經遇過的人
Sinéad O'connor-Thank you for Hearing me

2 則留言:

馨文 提到...

我一直喜歡「焦慮」這個詞。它很精準,但還沒有被披上太深的污名。

因為樂生而焦慮,只是開始意識到「人本該焦慮著活著的除非把自己封閉起來不看世界」。

這樣的世界,人本來就該這麼焦慮啊!

一旦為樂生焦慮,就開始為一切焦慮。蘇建和竟然被判死刑...

發傳單的經驗我有一次,是跟阿忠走路時。我發現認真的人的認真眼神可以讓每一個路人停下腳步對妳稍微不冷漠的稍微微笑一下。是一種修練,修練成為誠懇對待陌生人的人。

下次要辦,記得通知我!

Cobain 提到...

To 馨文
嗯,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經驗。焦慮是時常在的,越是關心似乎好像焦慮的事情越多,先是樂生再來蘇建和,後來也許還有蘇花高......太多了,不過有時真的覺得好累阿XDDDD,又一定會通知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