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8, 2006

一間名叫孤單的監獄-東尼瀧谷

『東尼瀧谷的本名真的就是東尼瀧谷』‧‧‧

一如村上春樹書中慣有的冷調,這是一部讓我覺得很冷的電影,一種屬於孤單的冷 ,今天要寫的這部電影是改編自村上春樹短篇小說集《萊辛頓的幽靈》中的一篇短篇小說《東尼瀧谷》。

也許是星期一,戲院裡的人少的可憐,仰目一數,一間可容納約270多人的戲院竟坐不到十分之一強的人,也許是因為這是部講述孤單的電影,所以我想觀影的人在心裡的某個部份多少也是孤單的吧。

『孤單』這兩個字可以說是整個故事的主軸,也許人的體內都有一種名叫『孤單』的基因吧。東尼瀧谷(由尾形一成所飾),自小就因為他的名字而成為一個與孤單為伍的人,而父親瀧谷省三郎(亦由尾形一成所飾)是位慣於漂泊的爵士樂手,孤單成性的省三郎過著四處演奏為生的生活,就這樣,東尼似乎遺傳省三郎那種孤單的基因,這對父子就像電影中的一句話『瀧谷省三郎不是一個適合當父親的人,同樣的東尼瀧谷也不是一個適合當兒子的人』兩人就像維持著各自獨立的狀態,各自生活 。孤單的東尼由於他擅於繪畫精細的事物而成為一名插畫家,插畫的工作為他帶來了財富,但他依舊是孤單的一人,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工作,一個人運動,直到她(由宮澤理惠飾演)的出現。

她的出現 ,為東尼的生活帶來了變化,他知道原來以前孤單的生活是多麼的可怕,過去的東尼不為孤單所苦,自從她的出現,東尼卻害怕了,害怕再度面對孤單,於是東尼向她求婚了,她是位美好的女子,有著姣好的身材與面貌,同時也能把家裡整理的有條不紊,但是這名女子有個唯一的缺點,就是愛買名牌衣服,她如此說著「總覺得衣服能彌補我內在的不足」,於是她就像是時裝Model般的在每個場景更換著不同的華麗衣裳,但這也是東尼愛上她的地方「她彷彿是為穿衣服而生的」、「她非常自然非常優雅的穿上衣服,而衣服也因為被她穿上,而獲得了新生」東尼是如此讚嘆著她,於是,他們便一起過著看似平淡而幸福的生活,兩個人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生活,直到那件事的發生。

東尼最害怕的事情發生了,是件車禍,車禍帶走了她 ,也帶走了東尼的幸福,在捧回骨灰的夜裡,東尼啜泣著,那背影令人感到如此的無助及孤單,她美麗的妻子所留下來的只是大量的美麗衣物,而這些衣物好像也因為主人的離去而失去光采,就像一群孤立的影子群。為了釋懷孤單感,東尼找了一位身形相似的女子(亦為宮澤理惠所飾)要求她穿上妻子的衣物當東尼的助理,當女子看到東尼妻子所留下的滿屋衣物時,她無助地哭了「留下這麼多美麗的衣物就離開,這是什麼樣的感覺」。女子離開後,東尼無神地坐在衣物間內,簌地,一股莫名的孤單壓力席捲而來,每件衣物都像驅不走的鬼魂似的纏繞著東尼,東尼無法喘息。「妳帶回去的衣物就送妳了,妳也不用再來了,就當沒這回事吧」,東尼和那女子如此說著。東尼請人把妻子所有的衣物帶走,衣物間空了,就像東尼的心一樣。妻子死後不久省三郎也因為癌症而過世,同樣地,省三郎也留下了大量的東西給東尼,是珍貴稀有的唱片及一隻伸縮喇叭,唱片進入了衣物間,或許是東尼想拋棄些什麼吧,再一次的,東尼又請人把所有東西帶走,這下真的空了,東尼的心也一無所有的空了。

在諾大的房間中,總有一扇大面的落地窗,這面窗就像是東尼逃離孤單的出口一樣,但隨著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離開,出口也越來越小。當東尼捲曲著身子躺臥在空曠的衣物間內,世界就像是遺棄了東尼一樣,只為他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出口,可是東尼卻無力走向出口,他沉浸在孤獨的世界裡,這樣的場景似曾相似,是的,也許是父子相承的宿命吧,省三郎也曾如此捲臥在狹小的牢房內,同樣也是有個狹小的窗口,也同樣的無力逃離。孤獨就像是驅不走的附身靈一樣,附身在省三郎和東尼的身上,纏繞著他們,自死方休,就像省三郎死後的詭異笑容一般,好像告訴著東尼「兒子阿,我終於擺脫了孤單這隻惡鬼」,而東尼呢?東尼也似乎有著異樣的笑容「恭喜你了老爸,但是我還是要和孤單這隻惡鬼共存一段時日呢」

在Kieslowski的《Blue》當中,有一位流浪漢和Juliette Binoche這麼說的「人總要留下些什麼」,而妻子和父親的離開同樣留下了大量的東西,不管是 美麗的衣物或是珍貴稀有的唱片,但這些對東尼而言卻是痛苦的,或者可以這麼說,東尼是習慣於孤單的,而這些遺物卻一再地告訴東尼一個事實『他曾經不孤單過』,這樣的事實讓東尼痛苦而不堪。東尼曾經和妻子一起去欣賞省三郎的演奏,當時東尼心中有個疑問『一樣的音樂,為何有些細微的不同,是哪裡不同?』我想是東尼的心境不同了吧,在那個當下東尼是幸福的並非孤單的,不孤單的人聽著孤單的人演奏,自然會有不同的感受。而當東尼因再度面對孤單而感到痛苦的時候,他選擇了拋棄所有的回憶,躲進孤單的懷抱裡,或許,省三郎和東尼都是一樣的,都像浮萍一樣斷絕所有的根,漂浮在名叫『孤單』的空間裡,一個人‧‧‧


ps:本片的配樂是由阪本龍一所寫,但聽說並無發行O.S.T的打算,有點可惜,裡面簡單虛空的鋼琴和本片有著相當突出的演出
東尼瀧谷英日文官方網站
東尼瀧谷中文官方Blog

------------------後記----------------
3月1日
今日正要午休的時候突然想起,覺得導演市川準在角色上有一個相當好的安排,由宮澤理惠飾演 Eiko & Hisako,尾形一成飾演 東尼 & 省三郎,這樣的安排,就像在同樣的軀體內有著相似卻也有差異的靈魂,又想起Kieslowski的《雙面薇諾妮卡》

11 則留言:

smileyen 提到...

如果沒有擁有過那孤單就不會是孤單了
但因為擁有而失去
那孤單就更孤單了吧!
很同情劇中的主角
但是不能了解為什麼他要捨棄跟最親愛的人最後的關聯(不好意思!因為對我而言那是很重要的)
一個放棄回憶的人是永遠也沒有辦法重新出發的
p.s一直忘記問你你是支持哪一隊的啊?!
連陋室銘都背不出來的陋室屋主

Cobain 提到...

To smileyen
不用不好意思,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以為阿,在劇中(or書中)東尼自小可以說是一個人孤單的長大,換句話說對他而言"空虛"是一種必然的存在,而他也慣於存在於空虛中,這些他曾經愛過的人所遺留下來的東西,對他而言會提醒他曾經愛過,曾經踏出那個名叫"孤單"的牢房,而這樣的回憶使他痛苦,使他無法喘氣,因此可以說他有些鴕鳥吧,他選擇回去那個熟悉的地方,那個名叫"孤單"的牢房,而回去的唯一條件就是要割捨所有曾經愛過的回憶,再度回到虛無,對他而言生活不過就是醒來、吃飯、工作、睡覺,週而復始的循環直到老死,生活不再有感覺,任何事都無所謂,那是一種絕對的孤單,絕對的虛無,既然無所謂了,也就沒有所謂出發不出發的問題了,或許他最後得到的結論是:愛,讓他痛苦的,既然那麼痛苦,那麼他就選擇不去愛。以上所說是我自己在看過書和電影之後的以為,如果你或是其他路過的有其他看法的話歡迎討論^^。
至於我是哪一隊的ㄚ,說來怕被你打,不過就是這兩年二連霸的那支隊伍:P

貓。果然如是 提到...

你描述他們夫妻去聽省三郎音樂的那段,我倒是沒想到有這樣的差別性。

smileyen 提到...

所以說他等於是在放逐自己?
真的很駝鳥說

Cobain 提到...

To 貓。果然如是
首先歡迎你的光臨:)
這只是我的小小看法而已,再次歡迎你常來玩 :)

To smileyen
說真的,我很怕會誤導你對這部電影或是這本書的看法,所以說有機會的話還是請你看看這本書或是看看這部電影oh,如果說你有興趣看的話。也許請你把我所說的先放一旁,以比較客觀的角度去看,或許你會看到和我不一樣的東西oh,或許你在看完之後就可以知道也許他並不是鴕鳥,當然這和我用詞可能會誤導你也有關。

smileyen 提到...

好的,如果我沒有被豬附身的話會去看看的
另外,我的msn已寄出笑納

Cobain 提到...

To smileyen
嗯..收到了
看完後也許你會有新的看法
:)

DanielChang 提到...

對於東尼婚後去看爸爸演奏的心境
我跟你的看法相同,他已不是用孤單的耳朵聽著父親的音樂。

另外我也很愛那個房間,裝滿的衣服、回憶,然後與父親年少時的牢房呼應。

還有那個地平線,事件發生的過場

都是導演巧妙的手法安排

Cobain 提到...

To DanielChang
是阿那個房間的安排頗妙的
當東尼躺下的姿勢和省三郎完全一樣就像是傳承,也是一種呼應,那間房間在那時就如同省三郎所待的牢房一般囚禁著東尼

Truman 提到...

我上週末也去看了東尼瀧谷,非常喜歡,預計要買回原著小說。

今天在另外一個blog看到一句話「看電影就是用來填補心靈空缺的那一塊的。假如一個人覺得空,那去看電影是最容易填補空虛的方式」,那晚孤單的人看完一部孤單的電影,我居然覺得暖洋洋的,大概是好電影填補了我的空虛吧。

你的解讀很透徹,那些我感覺到但無法明確表達的感覺,都被你寫出來了,謝謝!

Cobain 提到...

To 楚門
謝謝你的誇獎,我只是寫出來我的一些看法罷了,原著小說《萊辛頓的幽靈》也相當不錯看,其實我只是個剛接觸村上的人,看我之前寫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就知道了,雖然接觸村上的作品並不多,但可以感覺得出來要將其文字影像化是有一定難度的,而這部片算是演譯的相當的成功,期待你看完小說之後再來討論,但得知你最近要忙著一連串的考試,想必也較無暇閱讀吧,anyway請加油,希望你考試順利,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