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3月 28, 2006

這個城市中的愛恨情慾-Beyond the Clouds

四段不同的愛慾故事,藉由一位導演以「旁觀者」的角度窺伺著每一段故事的進行。今天要寫的就是這部由Michelangelo Antonioni及Win Wenders共同執導,發行於1995年的電影-Par-Dela Les Nuages(Beyond The Clouds;台譯:雲端上的情與慾)

愛與慾望是每個人生命中渴求的一部份,而這部片就是以一個「旁觀者」(或者可以說是一名偷窺者)在暗地裡窺伺著每一個故事的進行。John Malkovich所飾演的就是這樣一個角色,他是一名導演,剛剛結束了拍片的工作,而正為了下一部新片的故事題材旅行著,就這樣他帶著一部相機,以及看似睿智又看透人生的眼神來到了第一個城市,也是第一個故事發生的地方........

《不可能的愛》,因為偶然的相遇,一位名叫Carmen的女老師(由Ines Sastre所飾)以及一位名叫Silvano的技工(由Kim Rossi Stuart所飾)皆因為流浪而來到了同一個城市,而似乎是女老師的刻意安排下,他們也住進了同一間旅社,他們是彼此中意著對方的,可以由女老師的眼神中看的出來,她正渴望著技工的愛,就如同西班牙故事裡的Carmen一樣熱烈且期盼著,但是當晚Silvano卻因為或許是害羞或許是自卑而並無回應Carmen的期待,於是Carmen離開了,數年過後,他們又在一場劇院中相遇,終於Silvano說出他對Carmen的愛戀,於是他們便做愛了,說是做愛,其實整個過程中雖然彼此坦誠相見,但Silvano卻似乎像是隔著一層紗一般始終不敢碰觸Carmen的身軀,而Carmen也一而在的誘惑著Silvano,最後Silvano還是轉身離開,而Carmen也透過窗戶看著Silvano離開的身影,也許Silvano是感到困惑的吧,因為他無法知道自己是否能回應Carmen那份濃烈而炙熱的愛,於是他選擇了離開,這是一個關於濃烈卻無法得到回應的「愛」的故事。

冷清的海邊,風沙卻異常的吹動著就像看似平靜的水面其實底下卻有著異常的起伏 。 《少女與罪》就像是這樣的一個故事,故事發生在一個寧靜的漁港小鎮,在這個故事中John Malkovich所飾演的導演親自參與了這個故事。Sophie Marceau飾演一名女孩,或許是她的美貌(我必須說Sophie Marceau不管演什麼角色都是那麼的美麗,而那種美麗是在人群之中屬於特別亮眼的美麗,寫到這裡我忍不住想說一句話,我雖然不是Sophie Marceau的粉絲,但是有位自稱是"Local King"的藝人居然說Sophie Marceau是三級片女星,沒錯,她的片中不乏裸露的鏡頭,可是在我看來一點猥褻的感覺都沒有,我想或許心理猥褻的人看什麼東西都是猥褻的吧!),又或許是她略帶心事的神情,女孩吸引了導演的目光。導演一路尾隨著女孩到他上班的地方,又到她下班的地方,也許是John Malkovich那種似乎會看透人心的眼神讓女孩平靜的說出了她的故事,她是個殺人犯,而且殺的是她的父親,以殘忍的十三刀結束了她父親的生命,十三刀,這個數字在導演的眼中是那麼的虛幻那麼的不真實,但卻是真實的由這位表情平靜的女孩口中說出,或許女孩心中的情緒是起伏不定的吧,也或許是這份的激動需要得到安撫而導演似乎也看出了這份的激動,於是導演便扮演了這個安撫的角色,他和女孩發生了一段激烈的性愛,最後導演一樣轉身離去,而女孩似乎像是得到了安撫似的透過窗戶目送著導演的離去,這是一個外表看似平靜卻是內心波濤洶湧的「恨」的故事。

因為一則走太快而靈魂落後在後面必須慢下來等待靈魂跟上的的新聞而在咖啡館發生的一段偶遇,開啟了兩女一男之間糾結不清的故事。《別來找我》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Chiara Caselli所飾演的Mistress就是那位清純的女孩,Peter Weller所飾演的就是那位以謊言周旋在兩位女人中間的丈夫,Fanny Ardant則是飾演丈夫的元配Patricia,我想他們三人之間的愛情故事可以用frente! 版本的"Bizarre Love Triangle"這首歌來當主題音樂,他們三人之間感情的維繫就靠著丈夫不斷的謊言而羈絆了三年,最後Patricia終於無法在忍受兩女共事一夫,於是她搬離了她丈夫另租一間新房住,巧合的是這間房子的主人也正在上演著"Bizarre Love Triangle",不過這次是兩男一女,Jean Reno所飾演的Carlo由他的穿著打扮就可猜想到他是一位事業有成的成功人士,但是他卻因為忙於工作而忽略了在家守候的妻子,我想他也是不斷的以謊言安撫著他的妻子「我忙完這次的生意就回去陪你」我想Carlo在過去的時間裡一定多次的說出類似的謊言,終於Carlo的妻子也無法忍受了,於是她也帶走所有的東西離開去找她的另一位情人,只留下一間已出租的空房給Carlo,於是一位妻子剛離開的男人和一位剛離開丈夫的女人就這樣在這間空屋中相遇了。當Carlo透過碩大的落地窗望向一片空寂的都市叢林時,突然有一種「我贏得了全世界,卻失去了最愛的妳」的一種失落感,同樣的Patricia也有一種失去摯愛的一種失落感,不管是Carlo對於物質與名利的「慾」或是丈夫對於女色肉體的「慾」,或是Mistress以及Patricia對於男人所產生出來佔有的「慾」我想這是一個關於都市中空虛寂寥又永遠無法滿足的一個「慾」的故事。

第四篇故事和第一篇故事正好相似《骯髒的身體》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Vincent Perez所飾演的Niccolo是位熱情洋溢的男孩,對Irène Jacob所飾演安靜卻又看似保守的女孩卻一見鍾情,Niccolo不斷尾隨著女孩並向女孩搭訕,可是女孩卻總是以一種冷淡的表情像是趕最後一班列車似的向教堂趕去,原來女孩是要趕著去教堂參加禱告的儀式,在女孩進入教堂後,立即用教堂的水做一種類似淨身的儀式(因為小弟並無宗教上的信仰所以只能猜測是淨身,如有錯誤請告知),而後便加入禱告的行列,Niccolo也在一旁守候(我想他應該不是教徒,因為他並沒有做"淨身"的儀式,而在禱告中他也睡著了),當他醒來發覺女孩不見了,Niccolo急忙的跑出教堂找她,終於在一個水池旁找到了女孩,他也陪伴著女孩回家,由女孩出現到現在幾乎不見女孩的笑容,而在回家的途中下起大雨了,而女孩卻因天雨路滑而摔了一跤,這一摔卻摔出了女孩的笑容,隨後他們便淋著雨回到女孩的家,在門口Niccolo問女孩說:「我們明天可以再見面嗎?」女孩卻冷冷的回答說:「我明天就要進去修道院了」,男孩悻悻然的轉身離開。又是一段無法回應對方的愛,女孩是否是出於自願或是其他的因素而必須進入修道院苦修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想女孩為了追求心靈上的清靜而到教堂去接受神的洗禮,然而Niccolo的出現卻像是吹皺一潭春水一般的出現在女孩的心中,女孩是雀躍的,由她一摔卻摔出了笑容而可以猜想的到,但是雨卻像告知著女孩一樣繼續的下著,就像要為因男孩的出現而略顯混濁的心清洗一般,雨水真的洗淨了女孩的心嗎?又或者女孩只是壓抑住那顆驛動的心呢?我想這是一個清純但當中卻又帶著些許無奈的「情」的故事。

「窗戶」在這部電影裡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 ,不論在哪一段故事中,「窗戶」就或許以「窗戶」或是導演相機的「觀景窗」的角色在故事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這又讓我想起一部老片,就是1954年由Alfred Hitchcock所導的《後窗》,這部電影是講一名不良於行的人透過望遠鏡窺伺著每一扇窗戶背後發生的故事。其實就像本片的片尾一樣,導演的鏡頭由下往上慢慢攀爬經過了數扇的窗戶,而每一扇的窗戶裡面都正在上演著不同的故事,有的是一對看似熱戀的男女正要做愛,有的是穿著黑色套裝看似女強人的女子正孤單寂寞的抽著煙,而最後一扇窗戶是John Malkovich正以一雙看透人心的雙眼注視著前方,慢慢的隱沒在一片黑暗之中。其實現實生活不也是如此,我們都在一面看不見的"窗戶"之中上演著屬於我們的故事,而別人也透過這扇看不見的窗窺伺著我們,同樣的,我們也透過這扇窗窺伺著別人的故事,正因為我們都是透過有限"窗戶"去窺伺別人的故事,因此,我們當然無法窺得全貌,所以,當我們在窺伺別人的同時,我們何不學學John Malkovich,就當位安安靜靜的窺伺者,不出任何聲響的隱沒在黑暗之中....



PS1:在找這部電影的資料的時候發現這部電影的音樂是由U2的Bono及Adam Clayton再加上Van Morrison等人所合作的,我想這是Win Wenders常見的風格(就是找搖滾樂手合作)因此或許這張OST可以找來聽看看。

PS2:寫這篇的時候心情有些氣憤,因為寫到一半居然給我當機,當時真想罵髒話同時也不想寫了,可是心中就是有種不寫就不爽的感覺,所以又寫了第二遍,終於給我寫完了。

PS3:本部電影是改編自一部小說《一個導演的故事》,有興趣的人如果一時找不到這部片或許可以先看這本書。

2 則留言:

flower 提到...

四個故事你最喜歡那一個?或說那個角色?
除了把劇情說一遍,有沒有什麼鏡頭或情節最令你感動的?

p.s/留言時的字詞驗證真有點兒小麻煩..^^

Cobain 提到...

To Flower
哈..你真是厲害,其實這篇還有後續的東西,不過我想等我看完這部電影相關的一些書之後再來寫,所以就先寫這樣了,這些書包括《一個導演的故事》、《一次:影像和故事》以及《溫德斯的旅程》這三本,不過最近會有一陣子工作較忙,可能較無暇看書和亂寫一些東西,也許過一陣子之後就會寫了^^
另外字詞驗證的東西其實我也覺得很麻煩,但是為了避免一些機器人程式灌水,所以還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