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11, 2006

還有多少人記得十七年前的那一個晚上?-六四天安門十七年

十七年了,十七年的光陰可以讓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小孩長大成為一個所謂的"社會人士",十七年的光陰也可以讓很多人漸漸的淡忘一些事情,可是在十七年前,有一群年輕人將他們的生命留在六月四日的那一個晚上,也用他們的鮮血在歷史的本子上留下了一道傷痕-這就是六四天安門事件。

好快,十七年了,我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件事,至少在台灣好像並沒有太多人記得這件事,我想或許只有像我這種有點老又不會太老,然後又常常懷舊的人才會記得這麼久以前的事吧,如果說對這件事情還有一些印象的人,也許都對一個畫面記憶猶新,那就是一位默默無名的青年為了阻擋前往廣場鎮壓正在從事抗爭活動的學生們的坦克,如同螳臂擋車般的舉起雙手阻擋著坦克的去向,在某些人看來,或許這樣的舉動是有些天真,甚至有些可笑,可是這在當時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以及那份相信的純真,相信鎗口是不會對著自己同胞的,可是,坦克還是前進了,槍還是開了,而屬於年青人的血也在天安門的廣場上留下了斑斑的血跡。

能夠看見的血跡是可以用大量的清水給洗淨的,但是屬於歷史的傷口呢?屬於歷史的血跡也能夠洗淨嗎,在2006年的6月4號,我試圖由台灣的媒體上,希望能夠找到一些些屬於歷史的紀錄,很可惜的是,我看見的還是趙建銘,還是李泰安,或許這件事對位於在海峽另一端的我們好像已經沒有啥印象,甚至或許只是成為歷史課本上的某段簡短的文字 ,而在十七年前的我雖然還是個國小的小學生,但是我還是記得這件事,而在過了約一個禮拜後的今天,我寫下了這些簡短的文字,希望提醒我自己在以後的日子裡能夠依然能記得這件事,這個歷史的傷口。


有一首歌是張雨生唱的由王丹所填的詞叫做《沒有菸抽的日子》,目前沒有CD在身上,但這首也是和六四相關的歌曲,先放歌詞上來,以後有機會再放歌上來。

沒有煙抽的日子
詞:王丹 曲:張雨生
沒有煙抽的日子
沒有煙抽的日子
我總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裡一直 以你為我的唯一的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無法延續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
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 啊~

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無奈
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 喔~

在你想起了我後
又沒有抽煙的日子 喔~

感謝好友猴子提供的歌曲有興趣的可以聽聽看這首歌


香港方面製作紀念六四天安門十七年的相關網頁

這裡有六四整個事件的介紹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這首由侯德建所寫台灣眾多歌手如張雨生、姜育恆等人所唱的歌-歷史的傷口


這是由已逝的梅豔芳所唱的-血染的風采


改編自鄭智化的《水手》也是六四相關歌曲《自由花》


當時香港TVB相關新聞報導的片段


當年事件記錄片段之一


當年事件記錄片段之二


當年全球華人的聲援活動(包括台灣、香港、澳門、美國等地)


今年在香港維園舉行的六四紀念活動,可是在台灣好像只剩下趙建銘以及李泰安


當年學運的重要人士王丹於十七年的紀念會上所發表的感想,我想他們真正的用鮮血在歷史上留下了一道痕跡


由香港人製作,很巧妙的套用上最近當紅的巴士阿叔的口頭禪


ps:香港人對這件事的關心說實在是目前看來最持久的,記得在發生六四後的幾年內,有許多港片中的反角都用"李鵬"這個名字

13 則留言:

flower 提到...

想不到cobain會對這事印象這麼深刻,我跟你一樣,以為台灣朋友都忘了,但看到你寫這些,知道還是有人默默記得。

對六四我比較關心的,是當年那些學運人士的後續人生。譬如柴玲、吾爾開希等。很諷刺的,大部分學運人士都不願再提當年的事,只有王丹一直在這個立場上堅持。

歷史的事件,需要時間來沉澱,聽說...只是聽說...再過幾年六四事件便會平反了.

Cobain 提到...

To Flower
其實....我覺得你提到一個重點,就是像柴玲、吾爾開希等人就目前看來似乎是選擇將這件事不再提起,甚至可以說是將它遺忘,而身為當初學運人士的他們都如此了,我想.....其實很難再要求並非是當初參與學運的其他華人能夠對這件事情不把它淡忘,在者,現在對岸的勢力可說是舉足輕重,像是《歷史的傷口》這種找大堆歌手來合唱紀念六四的舉動,我想在現在已無可能,畢竟誰也不想得罪對岸的領導人。
沒錯,歷史的事件,是需要時間來沉澱,但也希望就如同王丹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十七年紀念會上所說的
從歷史中看到未來.....

也希望六四真的有平反的一天.....

提到...

六四前後,弟弟妹妹在中正紀念堂和北京連線,我自己剛退伍,找到第一份工作。「當你二十歲的時候,沒什麼事情不敢做的!」說的也就是那個年紀,遇上這件大事心情激動可知。

如今回首當年,許多這十七年間讀過的書突然都跳了出來。它們在不知不覺中,在視線從激情挪開之際,悄悄地改變了我的觀點,放下了心頭的糾結。我想到的不是柴玲王丹,卻是德川家康的重臣石川數正和本多重次。那時候統一日本的織田信長遭遇本能寺之變命喪京都,豐臣秀吉逐步掌握織田舊屬,後發先至,成為比徳川更大的力量,德川家分為主戰和主和兩派,分別由本多和石川為首領。

本多和石川都是從小和德川一起長大的重臣,從德川六歲被送入今川家作人質的時候就跟著他受苦,三人和其他重臣同甘共苦,時時心繫德川家的安危。然而,他們也希望在一統天下之後能永絕戰禍,為天下人開創一個新局面。為此,兩人基於對豐臣家的情況研判,對秀吉性格的了解,以及自己的個性和思考,各自有了主和和主戰的想法。又因為位高權重成了中下級將領凝聚的核心,漸漸代表著兩股勢力,越來越不能靈活行動,必須在民氣和現實之間做最巧妙的平衡。而豐臣那邊也有兩派,隨著局勢的演變越來越凶險,雙方的主和派也越來越難控制情況,大戰一觸即發。

德川和豐臣本人作為領袖,當然同時想照顧自己陣營內的兩股勢力,心思儘管難免會忽左忽右,還是冷靜地試著平衡。然而德川畢竟勢弱,巨大的壓力會先從他內部崩潰,於是主戰派企圖刺殺石川,石川連夜出奔豐臣,主和派少數人被害多數人向主戰派稱臣,德川向豐臣宣戰。放走石川的卻正是本多!

人們對於一個時代總是有不同的主張,理想性格較高的人到最後會逐漸向漸變和遽變兩頭分別集結,而總是只能有一方勝出。「不有行者,無以圖將來;不有留者,無以報國家」,兩端的人都是無私無我的奉獻,卻必然要你死我活分出個勝負,這樣的犧牲是無法避免的宿命。

更令人扼腕的是兩方都有志士,卻更不乏小人,而往往是拋頭顱灑熱血的時候是志士在拼命,歡呼收割的時候卻是小人橫行!革命犧牲的多半是志士,小人不但死不乾淨還越來越多。因此歷史要延續,一段長時間的修生養息、崇禮尚義是必須的。六四終須平反,平反卻是在另一波歷史漩渦之中,也許能開創新局,也許是另一個災難的開始,歷史無論如何會給有心人機會的。只是我想,屆時我們有沒有能力把事情處理得稍微漂亮一點?

提到...

Cobain你好! 我已經將你這篇文章串聯到這裡啦, 若是你不喜歡的話, 請你告知, 我即刻會將它撤下來的

egg 提到...

Cobain:
原來你也還記得64天安門事件,
原來你也放了張雨生沒有菸抽的日子,
我覺得歷史的傷口,他會永遠存在在那邊的,
不管你是否認同˙是否在乎,曾經發生過的事情是不會那麼輕易的被抹煞的。

花蝴蝶 提到...

原來〈沒有煙抽的日子〉也是學運歌曲,只知道張惠妹唱過。
雖然當時年紀小不太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這樣的一個畫面卻可以在我心中存留到現在。

Cobain 提到...

To 汨
說真的,看了你寫下這麼一段感想,真的很感動。這麼說來你和當年那批在天安門上那些熱血青年是差不多年紀的。而那種激動是可想而知的,說真的,就像你說的不論是哪一方,其最後的目的都是想要為了主體能夠更好,可是意見相左的兩方是必要有一方服從另一方的意見,否則只會變成雙頭馬車,然而在這種爭執的過程中,往往得利的並非是主體,而是從中獲取暴利的小人們,再結束爭執之後,這些獲利的小人們卻往往扛著斗大的旗幟四處張揚自己的豐功偉業,而這樣的嘴臉是令人不恥的,這樣的事實會有平反的一天,而當那天到來的時候,我們又能做些什麼?我想這真的是一件值得深思的課題。Btw 歡迎汨的到來,也希望你常來玩:)

TO 7-11
你好!,真的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我非常高興你能串聯這篇文章,這讓我知道原來還是有人和我一樣記得這件事情,也希望你常來玩..

To egg
是啊,我想這是像我們這樣同年的人才有的共同記憶,雖然那時我們應該都只是小學生,可是我想在生命的過程中發生過這麼一件大事是很難忘懷的,發生過的事實就是發生過的,不論在怎麼樣的否認以及掩蓋,歷史會忠實的紀錄這件事情的.....

To 花蝴蝶
其實這首歌記得沒錯的話是當年王丹在天安門廣場上絕食抗議時所寫的一首詞,而後張雨生拿到了這首詞之後便譜出了這首曲子,因此也是當年和《歷史的傷口》這首歌一樣是屬於學運的歌曲。而張惠妹翻唱這首歌則是用來紀念張雨生的離開。而我想不管是多大年紀的人,在當時看到這樣的畫面都是相當難以忘記的,Btw 歡迎你常來玩^^

To All
老實說,我寫這篇的時候完全沒想到會有你們這些令人感動的留言,原先,我一直以為這件事情大家都已經淡忘了,但是看到大家的留言,才知道,原來大家都還記得這件事情,我想就像王丹說的,當年那麼多的青年以及老師們付出的熱情,是永遠不會忘記的,看到你們的留言真的很感動,真的.....

貓。果然如是 提到...

我記得這件事發生的時間大約在我小學三年級吧
那時候老師還會剪報貼在教室後面的佈告欄
然後作文課還要寫一篇給民主的鬥士...
收音機和電視每天播放的是《歷史的傷口》

歷史很沉重,唯有記憶才能超越時空

Cobain 提到...

To 貓
想不到你對於你學生時代的事記的這麼清楚..想必這件事也給你很深的印象吧......我想這件事對大部份6年級的同學而言都是印象深刻的吧.......
不過你說的也是
正因為是如此沉重的歷史
也才能在我們的心中留下印記.....

drowner 提到...

我很難置信自己也會親歷某場重要的歷史事件,而記憶猶新卻已經是17年前的事了。

推算起來那時的我才10歲,但我清晰記得當時看到新聞的悲慟情緒,我也不會忘記某天晚上我在和妹妹同睡的房間裡,聽著歷史的傷口而忍住聲音不斷哭泣。

我一直以為那時候我應該至少是個國中生,才比較懂得大人的世界,原來10歲的小學生,就可以切身體會這些民運人士的勇氣及中共政府的殘暴及一手遮天的蠻橫。

但17年後的今天,中國有多少人關心民主的課題?我想大部分的人應該都矛頭一致的朝著世界第一邁進。建設現代化及脫離貧窮是人們殷切的期盼,每天看著青藏鐵路的新聞總讓我哆嗦,我無法計量藏人的喜悅將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學運人士的心路歷程,我不了解也不便評論,倒是之前在我們公司請到對中國長年觀察的美國作家麥健陸來演講,在會場上看到吾爾開希我驚呼出聲卻也有點感慨。我對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認得他而有點失望,這些重要的歷史事件總還是會被遺忘在世代的斷層裡,就算它已在我們的腦海裡刻畫得如此鮮明。

by the way,歷史的傷口一直是我覺得最好聽,最感動人心的大堆頭歌曲(遠勝於SARS的手牽手),每次聽到都會激動莫名而掉淚,謝謝你把這MV找出來和大家分享,會讓我彷彿回
到10歲的那個自己。

Cobain 提到...

To drowner
我想,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畢竟很少人的一生中能遇到像六四這麼樣重大的歷史事件,而生為這個世代的我們雖然當時年紀小,但我想這樣的記憶是亙久不變的,在我們聽著這些一首首的學運歌曲的同時,就像你說的,彷如看見當時的自己。而這樣的自己就像躲在一張張撕掉的日曆中,雖然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但是不變的是那份善良而純真的心。

關於青藏鐵路我也和你有相同的感受,總覺得那是"巨大"的三峽大壩的再度翻版,沒錯,就經濟的角度而言三峽大壩的完工也許使得長江沿岸的水患問題可以獲得暫時的紓解,但是有誰會想到我們再也感受不到"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更遑論許許多多三峽沿岸的壯麗景致,未來我們只能藉由古人的詩詞憑空想像了。或許有很多人認為青藏鐵路的完工會使得西藏一帶的經濟有顯著的成長,因為交通的便利往往可以帶來更多的人潮,可是,有誰有想到其背後所隱藏的政治意義,在西藏一群追求民主自由獨立的人士長久以來的努力幾乎因為一條鐵路的完工而煙消雲散,當鐵路完工時蠻橫的中共再度以這條鐵路宣示他們對西藏的主權,因此當許多媒體在那大肆的歌功頌德青藏鐵路的"偉大"的時候我總覺得那是一種極度噁心政治宣傳的手腕

說真的台灣這種大堆頭的歌也不多
印象中除了這首特別具有深刻意義的歌曲之外還有因為圓山動物園遷址到木柵動物園所唱的《快樂天堂》仿效美國《We're The World》的《明天會更好》以及最近的一首《手牽手》,這些歌雖然都各具有其時代背景以及意義但要說起能讓人感動不已的還是這首《歷史的傷口》必竟,這首歌是我們這個世代共同的記憶,也是共同的傷口,而這樣的傷口是不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抹滅的,既使有那麼一天傷口結痂了,血不在流了,但我想他也將會化成我們心頭的一道疤痕,在未來的日子裡提醒著我們...

吐司 提到...

很難忘記吧!六四事件就跟九二一事件一樣深深烙印在我心中,每年的這兩個時節腦中還是不自覺的會翻出記憶,曾經看到傷痛的歷史過往。前陣子跟一個嫁給我堂哥的大陸籍老婆談這件事情,她不明白我們口中的六四天安門事件,因為當時大陸完全封鎖了這件新聞,只給了當地人民一個簡略的報導說:有某些"叛國份子"在天安門肇事......,直到她嫁到台灣最近才從我們口中知道事情的經過,相對之下生長在自由民主的我們真的很幸福!

Cobain 提到...

To 吐司
這樣算來我們經過的重要的歷史事件還不少呢,不管是六四或是九一一,相信這些事件就算過了若干年,在我們的心中依舊會佔有相當的分量的,而對於生長在自由民主的地方的我們,我想我們更應該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成果,不要因為習慣而不去珍惜,相反的我們更應該好好的去保護且愛惜我們現今的成果,不是嗎,最後歡迎你常來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