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17, 2006

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就真的快樂嗎?-陳建年與巴奈演講會實況-勇士與稻穗

『每一次唱這首歌的時候,其實一點也不覺得快樂,雖然我一直唱「你快樂,我快樂」可是,如果有一天有一個愛情是因為要建築在另外一個人,也就是說要你快樂了以後,我才可以快樂。我覺得.....很好嗎?我覺得那不是快樂,我覺得...可能也是啦!我不知道,所以我只好就把這首歌唱的這種怪怪的樣子,明明在唱快樂,結果又不知道是不是快樂......』 by 巴奈於『你快樂所以我快樂』

王菲的一首歌『你快樂所以我快樂』,一樣輕鬆簡單的節奏,由巴奈詮釋出來卻帶有著一絲絲淡淡的憂愁。真的是『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嗎?也許就像巴奈說的『可能也是啦!我不知道』,這樣的直率,這樣的真實,這就是巴奈,今天要寫的就是發行於2001年收錄2000年8月陳建年與巴奈兩人共同舉行的『勇士與稻穗現場演唱會』的實錄。

兩把空心吉他、貝斯、鼓、Conga,口風琴,以及笛子,幾樣簡單的樂器,卻營造出一種充滿感動及生命力的表演,我想這是原住民音樂一直很吸引我的原因之一,之二,我想也許我小時候也是聽類似的音樂長大的,雖然我母親並非原住民,但也許因為我母親自小在原住民部落長大,多多少少也會一些原住民音樂,也許就是這樣不經意的哼著哼著,讓我到現在一直對原住民的音樂有著莫名的親切感。這場演唱會是由巴奈與巴三一大樂隊開場進行前半場的表演,名為『稻穗』而陳建年則與Am樂隊(有一張專輯叫《Am到天亮》就是由這隻樂隊所錄製的,不過我還沒買這張,等我聽了之後再做介紹^^)進行後半場的表演,名為『勇士』。

『稻穗』,象徵孕育生命的基本元素,也許巴奈在這場演唱會的同時腹中正孕育著一個未出世的小生命吧,雖然和泥娃娃同樣地沉重,同樣的哀傷,但似乎多了一點點屬於母親的溫柔。巴奈的每一首歌都有它背後的故事及心情,而巴奈在每首歌當中都會說一段屬於這首歌的故事,當在演唱《怎麼會這樣》的時候,巴奈很認真的說這是唯一不屬於巴奈的故事的一首歌,這是關於一位布農族青年和一位漢族少女一段不被祝福的愛情故事,不被祝福的原因只因為他是原住民,這樣天生的無法更改的血統關係在這段愛情裡竟成了一個殘酷兇手,怎麼會這樣?而他又能去責怪誰呢?又有誰能來為他評理呢?

也許是因為有太多這樣無奈和不公平的事情發生,因此,有許多的人藉由酒精來麻醉自己的神經《白米酒》這首歌也許就是這樣誕生的吧。「白米酒 我愛妳 沒有人能夠比妳強 我為妳癡迷 我為妳瘋狂 真叫人如此著迷 一杯 一杯 我不介意 沒有人能夠阻止我 我醉了 醉了 沒有人理我 千杯 萬杯 再來一杯.....」在酒精的世界裡,一切的不公平、一切的不愉快,一切的怨,一切的恨,一切的愁,好像都隨著一杯又一杯的米酒吞入肚內,吞下去之後真的就沒有了嗎,還是在酒醒之後換來更加劇烈的疼痛。

「勇士」象徵著活躍的生命力以及樂觀,在下半段陳建年的表演中似乎也猶如一位即將出發的勇士般的活躍著。笑聲在這部份的表演中好像變成了舞台上樂器的一部份,一掃前面巴奈所帶來的陰鬱,在這段的表演是充滿陽光及歡樂的,就如同看見原住民小孩那種帶著陽光般的笑容一樣,即便是在回憶那位過世的阿嬤,也許眼中泛著淚光,但仍要面帶微笑的想念她《MuMu 的 Blue》就是這麼樣的一首歌(註),陳建年用輕鬆的Blue曲調懷念著阿嬤,原來思念一個人也是可以微笑的,在歌聲中,我們好像看到了那位穿著原住民衣裳然後帶著靦腆笑容,嘴唇因為檳榔汁就算沒有擦口紅也是紅紅的阿嬤。

在我們的周遭生活中往往存在著許許多多不被注意的快樂《雨與你》就是這樣的一首歌,一個小女孩快樂的在雨中奔跑嬉戲著,我們有多久沒有淋雨了,在我們小時候是否也曾像那位小女孩一樣無憂無慮的嬉戲奔跑著,就算待會可能會換來一頓罵甚至一頓打,仍不在乎,其實,快樂不就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而我們似乎都忘記了。

女性與男性,陰鬱與陽光,無奈與開懷,這是一場上下半段截然不同的演唱會,但在不同中,我們似乎也能感受到那麼一點點的相似之處,那就是不論是哪個表演者,在舞台上都是最真心,最自然的演出.......

在此播放兩首歌第一首是巴奈的《白米酒》


第二首是陳建年的《MuMu的Blue》


註一、MuMu在卑南族語中為祖父或祖母的意思,在此為陳建年的祖母請參閱卑南族語

註二、其實早就分了只是沒寫出來,我在分類中多了一個《原音系列》,因為我很喜歡原住民所創作的音樂,以後凡有寫到有關原住民的音樂都會放在此類別中。

2 則留言:

vicki 提到...

看了《不見》而喜歡上巴奈。泥娃娃這首歌每次聽都讓我起雞皮疙瘩,巴奈的歌聲有種讓人想哭的感覺,但也不像你說的沉重,畢竟這首歌是好的結果,也許對我來說吧!

稻穗有同泥娃娃的哀傷,蠻想聽的,有機會一定要去聽聽巴奈的現場。

Cobain 提到...

To Vicki
嗯,我也沒看過巴奈的現場
有機會可以去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