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13, 2006

古蹟拆吧拆吧! 古蹟拆吧!通通拆掉!拆!拆!拆!

昨天在豬小草那看到了這一篇
豬小草說要送月餅開咖啡店
在我心裡倒是出現了以下歌詞(請套用肚的委的"脫掉")
古蹟拆吧拆吧! 古蹟拆吧!
文化死吧死吧! 文化死吧!
孔廟拆吧拆吧! 國小拆吧拆吧!
通通拆吧!拆吧!
拆!拆!拆!拆!



或許以後的八佾舞也要改成這德性


必竟時代在變啊!我們也要跟著變
破舊立新吧!
把所有的舊東西都拆了吧!
好吧我承認
比起凱道上的大拜拜
我更想關心這個

相關閱讀
安珀的房間:搶救大龍峒古蹟連署-要求北市府停止拆除古蹟
工頭堅部落:舉手之勞,一項連署:要求北市府停止拆除古蹟
孤獨的島嶼:保留古蹟的意義
圓環工作室:【輦輪堡】孔廟及大龍國小旁疑發現輦輪堡遺跡
海豚飛:【大龍國小】共同的記憶

4 則留言:

drowner 提到...

真的很無力,我也不覺得去凱道遊行的意義,會大過於保護我們的文化不被摧殘?

現在亂烘烘的,我想市政府可能會趁亂拆除,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是我的家,我真的不願意看到美好質樸的老社區被弄得"現代化"又"美侖美奐"。

cobain 提到...

To Drowner
說真的,我有想過一個問題,我老是在這裡說一些有的沒的,然後真的有用嗎?在現實中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是讓我們感到無力,讓我們感到困惑,甚至是讓我們感到極度的憤怒。其實我很能夠了解你的心情,因為在我住家的附近,這樣的狀況已經發生了,在我們家附近有一個日據時代所留下來的派出所,雖然不是上百年的建築,但也接近百年的歷史了(有七十年),而這棟也頗具歷史意義的房舍就因為"老舊"、"不堪使用"等理由而拆除改建,其實在拆除的那時我是感到相當的震驚的,因為其手法之粗略令人感到錯愕,雖然我本身不是在汐止出生的,但是也在這裡住了二十餘年,這裡的大小事物都有我的一些記憶,如今,新的派出所已改建完成了,相當的"美麗",我想路過的人都應該會對這間派出所感到驚艷,可是對我而言卻是感到些許的刺眼(因為看了二十年的老房舍就在一個晚上不見了)其實不止這棟老房舍,在許多的地方還有許許多多極具歷史意義的建築正面臨著拆除的命運。就像那支短片裡最後說的,在拆與不拆之間難道我們就只能有這兩種選擇嗎?難道就沒有更好的方法嗎?這又讓我想起在巴黎的時候,走在路上隨處可見一個告示牌,牌上面是寫著這個告示牌後方的建築物的歷史,有很多建物都是18XX年甚至是17XX年留存至今的,也許當中有經過戰火的摧殘,可是他們都能有計畫的去加以維修以及保存,我們也許常常在問自己"我們能為後代留下些什麼",其實我想不必多,也許只是一個想法,一個心,一個愛惜週遭環境的想法,一個保護自己的根的心,也許那就足夠了...
話說回來,看見短片中的那位"英明睿智"的林大科長說的那席話.....真的想讓人送他XXOO....

烘內派出所新聞1
烘內派出所新聞2
新的派出所長相

drowner 提到...

這個問題也在我腦海中,不斷不斷的出現,最近我不斷的問自己,除了BLOGGING,我還能做什麼?!除了憤怒,我還能做什麼?除了無力,我還能做什麼?很悲哀的是,我還是不知道,我還能為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做些什麼。

cobain 提到...

To Drowner
關於妳說的,我想或許可以用我這一陣子一直在看的電影-Alphaville來說吧。住在Alphaville的居民們由於所有的事物都是由那部大電腦(Alpha60)來掌控(其實可以把它影射做集權統治中的獨裁者),因此住在那裡的人們告訴男主角一句話:在Alphaville中的人們只會說"因為"不會說"為什麼"。也就是說在他們的生活中所有的句子皆是肯定句而非疑問句,沒有了疑問,就代表了沒有思考的空間,而沒有了思考,自然而然的人就不會有想要去"做"的動力及念頭。然而,有了疑問,基於人的本性,自然而然會有想要去追求答案以及"做"的動力,可惜的是,很多事情並非我們想的這麼容易去尋得答案,甚至有些答案終其一生都無法解答。以我自己的例子來說,最近這幾天,我試著以比較平靜的態度去看凱道上的事情,其實我打從一開始是對這件事情非常非常反感的(尤其是那不知所謂的100元以及那所謂的"廣告才子"的各種創意,還有不斷操弄群眾只想分一杯羹的政客們當然還有似乎是唯恐天下不亂的眾家媒體們)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那些的民眾的"本意"是好的,只是有"別有用心"的人士不斷的挑釁操弄這些群眾而演變成現今雙色對壘的型態(老實說我認為或許有人正在坐收漁翁之利吧),於是於是我開始質疑自己,是不是因為太多的"外在因素"而讓自己否決掉那些民眾的本意,同樣的,對於另一方亦是如此,就像我昨晚轉電視無意間看到的一段話,我蠻認同這句話的,是這麼說的"只有在雙方異中求同的情況下才能讓這件事情平和落幕,如果只是一味的同中求異的話,那麼只會讓雙方的鬥爭越來越激烈"其實我覺得這句話也可以套用在這次大龍峒的事件中,平心而論,不管是政府或是民間團體都是為了社區好,然而因為我並非當地的居民,所以我不是很清楚雙方的溝通管道是否是很正常的,當然或許現在那位"帥氣"的馬先生正為了凱道上的事忙的焦頭爛額,因為當他面對眾家媒體的麥克風時,時而要已"馬市長"時而要以"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兩種身分發言(開句玩笑話這根本就在上演Cosplay,因為我認為的馬先生的雙重身分讓他在這次事情中多所衝突)不管如何,政府與民間是否能在這次的事情中做到"異中求同"。不單是考驗著市政單位,也考驗著民間團體。當然以上說了這麼多的廢話,看起來我們能做的好像真的不多(畢竟我們不是那些"大人"們)。好像真的很無力,但我想,或許妳可以換個方向來思考,既然我在這件事情中好像沒法"做"些什麼?那我能影響些什麼呢?或許是先由你的家人,進而你的鄰居,或許也該讓那些腦殘的市府官員們知道什麼是所謂的"人民的力量"。真的衷心期盼大家的努力會有好的結果,也在整個文化古蹟的保護工作上樹立起典範,而非只是為了所謂的"鄉村進步"等爛理由而去拆除或是破壞那些極具文化意義的古蹟或是事物,大家一起加油吧^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