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14, 2007

我的樂生焦慮症候群與蔡瑞月



第一次看見蔡瑞月舞蹈社的作品是在415的樂生大遊行上,作品是《麻瘋女》,不過或許是過多的人潮以及沒能站到好位置,老實說只有匆匆一瞥,沒能仔細觀賞,不過卻對這個先前就有聽聞但沒有特別去注意的團體有了好奇,前幾天在一次機緣下,在蔡瑞月舞蹈研究社裡我第二次遇見了蔡瑞月舞蹈社的作品,作品名稱為《印度之歌》以及《傀儡上陣》。

老實說,對於自己所謂"Blogger"的身分其實一直有著一種無以名狀的感覺,因為這裡只是我自己發發牢騷胡亂寫的一個地方,雖然也因為這個地方認識了不少的朋友,而對於這個活動老實說也小小的猶豫了一下(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因為與生俱來天秤座的優柔寡斷使然,套個村上的書名"終於悲哀的優柔寡斷"),不過最後還是很高興能參加這次的活動。開始是由介紹蔡瑞月老師生平的短片為開場,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蔡瑞月老師,接下來便是兩支舞作《印度之歌》以及《傀儡上陣》的演出。《印度之歌》顧名思義是一支具有印度異國氣氛的舞蹈,舞者在印度傳統音樂的陪襯下幻化成一隻孔雀飛舞著。《傀儡上陣》是一支雙人舞,也是蔡瑞月老師的代表作之一,那是一位女性在生活中受到許多無形的絲線所牽扯的人生而產生的無奈以及哀怨。雖然只是很短的兩支舞,但是對我這個嚴格說來是第一次仔細觀看蔡瑞月老師作品的人而言,卻感受到一種繼承蔡瑞月老師精神的力道,「要愛戀妳腳下的地板,要像陷進去似的壓住她」舞者用力的踏在木質地板上乓乓作響,似乎感受不到疼痛,此時我突然想到以前關於一則瑪莎‧葛蘭姆舞團首席舞者許芳宜的報導,在她的腳上充滿了各式的傷痕,有用力過度摩擦而破皮的,有練舞過程中不小心摔傷的,但是她並沒有因為受傷的疼痛而停止排舞,用繃帶扎實的把腳捆著繼續的跳著,對於許芳宜而言,舞也許就是一種止痛劑,在舞動的過程中她已經忘了疼痛,將所有的精神灌注在舞蹈上,我想蔡瑞月舞蹈社的舞者想必也是如此的吧。

兩支非常精采的舞作結束後接下來是兩位老師的分享,分享他們在蔡瑞月舞蹈社裡表演演出的經驗以及在過去拯救蔡瑞月舞蹈社奮鬥的心路歷程,只是沒想到此時我"樂生焦慮症候群"(註)的症狀突然發作,聽著台上的人分享他們過去的經驗,我滿腦中想的則是"樂生拯救之後空間該如何運用?"、"樂生能不能也像蔡瑞月舞蹈社一樣被指定為古蹟?"、"在未來的某一天裡,我們是否能有機會能像他們一樣帶著驕傲和別人說我做了一件"明知不可而為之的"事情?"、"未來的樂生到底是什麼模樣?"而這樣的思考和問題讓我在後面參訪的過程中不斷的思考,看到門口蔡瑞月老師親手種下的那株九重葛,我想到的是樂生的那棵大樹。看到以檜木建成的日式平房,我想到的是那一棟棟在樂生命運未知的老式平房,我想我的樂生焦慮症候群真的是相當嚴重啊。

吃著主辦單位準備的餐點,每個blogger歡樂的聊著天(是說有blogger的地方就有歡樂嗎?)我也在這個場合認了幾位朋友,只是讓我有些疑問的是,為什麼每一個看到我的人都說"我好像在哪裡看過你?"我明明就很少出席blogger的活動(除了最近的樂生相關的有參加幾個,難道真的是大X銀行,大眾臉嗎囧),話說回來,我真的很高興能看到蔡瑞月舞蹈社的浴火重生,雖然我是第一次到這個地方,看到以前蔡瑞月老師為了能讓舞者能有更多的空間練舞而睡在一間小小的房間裡,真的彷彿能感受到過去一群為了自己的理想的人們在此地所留下的汗水與血淚,而這些東西都深刻的留在舞蹈教室裡每一吋木板上,每一面的落地大鏡上都可以看到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的每一位舞者在舞動自己的身影,這個空間是屬於舞蹈教室裡的每一位舞者,更屬於每一個人,在四周高樓的包圍下,蔡瑞月舞蹈社正靜靜的佇立在那邊,等著各位的到來。


延伸閱讀
蔡瑞月生平簡介(wiki)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
蔡瑞月文化基金會Blog

註:
樂生焦慮症候群的症狀如下:
1、對於古蹟保存、人權、醫療、文化、漢生病等各種和樂生相關的字眼非常的敏感。只要有類似 議題、討論或是文章都會注意,不但會注意還會想到在目前的樂生會要怎麼做。

2、有感於主流媒體對於樂生議題不管是有意或是無意的忽視,而經常流連於快樂‧樂生─青年樂生聯盟行動網頁理想的藝術節:樂在生活,跨界串連 與媒體對抗苦勞網綠新莊立報全民訴願救樂生等所有和樂生運動相關的網站,希望能獲得目前最新的資訊。

3、和朋友聊天,不管他支不支持樂生運動總是會在聊天的話題中談論到樂生,如果朋友對樂生相關訊息不是很了解會馬上很熱心的為他解說,如果同是關心樂生的朋友於是在聊天的話題中總是離不開樂生。

4、即便他不是學政治、醫療、工程、法律的人,開始學習看捷運工程圖以及相關的工程討論、學著去看一些醫療上關於漢生病的文史及文獻、學著了解一些政治人物的政治語言、學著了解什麼是漢生人權法案

5、有寫或是看Blog的人開始在自己的blog裡密集的出現和樂生相關的文章,即便不是要談樂生的事情還是會不自主的會寫到樂生(如這一篇)。而訂閱RSS的也開始多了很多和樂生相關的Blog,不喜歡在blog上貼貼紙的人,也開始貼上許多和樂生串聯相關的貼紙。

6、每天在Google的搜尋上總會打上"樂生"兩個字

7、因為手上都有樂生那卡西的專輯,所以三不五時就會拿出來聽,聽著聽著眼淚就會很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8、如果時間上(或者體力上)允許的話會希望有空就往樂生跑。

9、對於其他非樂生的議題如司馬庫斯大龍國小松山菸廠關愛之家等議題也開始關心,於是開始有了一種資訊爆炸的焦慮。如果是blogger心中總是浮現出我們是部落客,我們累的半死這句話,不過雖然累的半死,還是經常熬夜爆肝寫東西。

10、對於某些政治魔人的言論實在是不能認同,對於總是被稱為"樂生派"或是"樂生世代"更是感到一種無以名狀的囧。

7 則留言:

柿子 提到...

很棒!

我也會這樣想
很羨慕你多了一個願景對照的經驗。

星期日有一家人初次造訪樂生
提到公安危險的問題
嗯嗯嗯... XD

董 福興 提到...

原來cobain和我一樣都是與外貌不符的文藝青年啊...

Cobain 提到...

To 柿子
看來有"樂生焦慮症候群"的不只我一個哩,話說改天一起去蔡瑞月再仔細的看看^^
到是公安危險的事情....看來症候群的症狀又要增列一條:
11、會擔心樂生隨時都有被"草山行館"的危機


To 董福興
我懂......
(淚)(拍拍).....

社運小辣貓 提到...

感謝董爺,你也寫出了我的心聲!
你的文章是一篇很好的參照!
我要繼續努力!

Cobain 提到...

To 社運小辣貓
謝謝!
看來有"樂生焦慮症候群"的人還不少哩
歡迎你常來玩
我只不過是在外面寫寫文章敲邊鼓的
真正辛苦的是你們
請繼續加油!

社運小辣貓 提到...

運動是要不斷的持續!
你們的文字,就是很多人的支持!
我雖然不在戰陣上,但我也在很多有關的東西!
總之大家都要努力!

Cobain 提到...

To 社運小辣貓
你提到一個重點
運動是要持續的
很高興我的文字能帶給大家一點點力量
大家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