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22, 2007

也許除了憤怒之外-寶島曼波

在八年前九月二十一號的夜晚,全台灣的民眾經歷了一場"驚天動地"的災變,也因此有了種共同的生命記憶,回想起來對於當時正在金門外島當兵的我而言,卻是一場空白的記憶,唯一記得的是在「集體意識」下用捐款換來的兩枚刻有當時正副總統肖像的紀念硬幣,然而這段沒參與到的生命記憶,正透過了後來的文字以及紀錄片慢慢的堆疊起來。








「寶島曼波」是部九二一地震相關系列的記錄片之一,本片是紀錄中寮鄉的「清水村遷鄰案」的整個過程,當中村民面對的不單單是災變過後殘破不堪的家園,同時還需要面對許許多多「人為因素」上的不可預知,雖然如此,當中居民卻憑藉其生命的韌度,一一走過,最後終於看到夢想的實現。

其實是第二次看這部片,第一次看是在先前幫忙參與鐵馬樂生苦樂營的活動時所看的,必須承認的是在看過連續兩天《家園戰場》系列的影片,以及剛剛歷經九一二樂生現場的衝擊,人在樂生的我其實很難以一種平靜的心情去看這些紀錄片,也許當時臉上的表情是有些疲累的,但是心情卻是充滿一種憤怒以及不滿,憤怒的是為什麼像這樣政府(不論國內外)漠視人民需求的事情要一而在、再而三的發生?不滿的為什麼這些在選舉之時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人民公僕"的人,當人民真正需要這些人的時候,他們卻是一副散漫、官僚甚至是帶有傲慢的態度在處裡事情。我一直以為所謂的"公僕"正因為有個"僕"字,所以身為所謂"公僕"的人不是更應該以更低的姿態去傾聽百姓的需求,以戒慎恐懼的態度去完成各種與民眾相關的事情,然而答案是完‧全‧不‧是。不管是在這部影片中(或是家園戰場系列的片中)甚至是我當時所在的樂生,沒有一個不是正受到政府的"照顧關切"。「應該要做些什麼吧?」、「難道就這麼樣讓他們隨意橫行下去?」、「什麼是民意難道他們不懂嗎?」、「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世界會允許這樣的事情一再發生?」....許多帶有情緒性的疑問一直在我腦中盤旋。

然而第二次看,是在有河,也許是場合的不同,也或許是已經看過一次了,看完之後心情其實是相當的平靜,當然還是有不滿情緒在,不過在看這部片的時候到是對片中的居民多了些想法,看著他們從一開始的什麼都不會,到最後慢慢的了解相關建築的施工方法、法令條文、規劃,甚至能夠針對這些應該改進的地方站在鏡頭前面侃侃而談,看著這些畫面倒讓我想起了樂生的阿公阿嬤們,他們不也是這樣一步步的走過來,也從原來的害羞甚至是帶些畏懼,慢慢的能站在街頭上為他們的生存空間來發聲。也許你會說「那是因為他們要爭取他們自己的利益」。沒錯,但是我相信沒有一個人"願意"或是"希望"有這樣的改變,如果說今天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理當"有所為"的政府官員與體制,他們是不需要有這樣的改變的,不是嗎?

在結束放映回家的路上,有幸和黃淑梅導演在捷運上聊了一會,在得知目前總共有11個遷村計畫正在進行中,我很直覺的問,這11個遷村計畫都有人去作紀錄嗎?很可惜的,就目前所知好像並沒有其他團隊跟著記錄,我心中頓時覺得可惜,可惜的是今天在寶島曼波片中雖然歷經了許多的波折,但所幸最後的成果是甜美的,然而,我相信在同樣體制下,絕對不會是每件遷村案都會有如此結果,而其所遭遇的可能是更複雜更難解的問題,而這些問題才是更需要被突顯出來,甚至是被記錄下來的。也許有人會認為這樣的紀錄會不會讓人對於這整個政府體制帶來負面的印象,那麼我想說的是,對於那些視而不見甚至是不曾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惡就可以當作不存在的話,那麼我寧願真實的去面對這些惡,什麼是"真實"?,或許就像片中最後所說的,「不管這些經驗是美好還是錯誤百出,我想,我們都無法逃避,這就是我們的社會,我們身處於當下的台灣文化…」而這樣的文化、這樣的台灣並不是你不想去看,或是沒發生在你身上就可以視而不見的!

延伸閱讀:
黃淑梅:在中寮相遇 . 寶島曼波(上面有寶島曼波各地近期上映的場次,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選擇就近觀賞。)
阿潑:蹲在社會田野的天真人類學家-走出灰暗期待希望的中寮鄉

3 則留言:

cehraidc 提到...

這篇讓我想起個"名"歌
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摀住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我是來亂的啦^^)

Cobain 提到...

To cehraidc
不過這世上似乎很多人真的認為如此哩
看不見應該看見的真實
聽不見應該聽見的故事

洪雅書房 提到...

嘉義郡役所保存說帖
拆了文化、拆了觀光、拆了嘉義
【觀念溝通】
文化保存很重要嗎?
2007年歐洲評論國家經濟競爭力,除知識經濟、創意經濟之外,人文經濟被視為極為重要的一環。因此,重視歷史古蹟的西班牙、重視環保生態的芬蘭、重視人文的挪威及捷克斯拉夫,都因此列為經濟力強國。

人文經濟既然在廿一世紀被視為重要競爭力,各國無不極力於此,以西班牙為例,全國三十餘萬處古蹟,使之擠身歐盟強國即是一例。

嘉義的城市競爭力?
歷史學家霍普斯邦在<論歷史>中說:「政治家需要歷史來做理性決策,經濟學家需要歷史來跳脫失真的數學模式,至於歷史學家則用歷史來將過去被掩蓋的民眾聲音予以恢復,簡單地說,歷史可以讓我們重新認識自己,並且重新思考我們希望一個什麼樣的政策、什麼樣資源分配,以及社會各階層該怎樣的相處。」這就是文化的重要性與競爭力

法國學者尚皮耶更在<文化全球化>一書說:「因應全球化必先從在地認同做起,而在地認同最基礎也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在地人文與歷史的重建。」其實尚皮耶的一句話道破嘉義城市競爭力何在。

【嘉義郡役所在嘉義歷史的重要性】
嘉義是台南之外,台灣最具歷史的古城,但卻沒有相對應的歷史發展的象徵跟記憶。然嘉義郡役所確是嘉義歷史發展重要的歷史見證,連接嘉義市日治時期到國民政府時代行政制度發展的歷史斷層,亦是台灣行政制度發展史的重要見證者。

【嘉義郡役所可透視更深層的歷史】
嘉義郡役所除了是台灣碩果僅存的少數日治時期郡級的歷史建築,就是放諸四海也是重要歷史見證者。

日治時期1920年的「州廳郡市街庄制度」,其創立背景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整個世界的潮流大變;首先有俄國人推翻羅曼諾夫(Romanov)的帝制王朝,建立以共產主義為主的蘇維埃政權;接著有美國總統威爾遜發表戰後國際政治十四點宣言,提到「民族自決」的原則;加上日本政黨內閣原敬內閣成立,日本政治擺脫藩閥影響,對殖民地台灣的統治策略也跟著改變。當然,台灣漢人最大也是最後一次的武裝抗日「西來庵余清芳事件」平定後,台灣也進入由知識份子起頭帶領的溫和改革。

一座嘉義郡役所也透視台灣、日本,乃至於世界歷史,其重要性及未來發展性不可言喻。

【嘉義郡役所與嘉義市政府大樓興建發展相違背嗎?】
當然是不會,依歷史建築再利用的觀念,嘉義郡役所與嘉義市政府大樓興建發展不但不相違背,且相得益彰,益發市府大樓行政功能之外的人文、藝術、生活美學及觀光價值,這是一個城市發展不可或缺的要素。

自從1999 年後,在「國際文化觀光憲章」之推波助瀾下,世界各國無不竭盡所能地企畫方案、整合資源,應用策略行銷文化資產成為吸引觀光客的資源。歷史環境與文化資產不再只是被動的硬體,它們逐漸改善軟體或結合硬體與軟體成為觀光之主體。

而文化遺產與文化觀光有著密切的關係,例如中國大陸萬里長城、希臘羅馬古典遺蹟、埃及金字塔,日本京都、姬路城,沖繩首里城等地,因為世界文化遺產所蘊含的深意,不僅映照出祖先們的生活軌跡與智慧,同時更傳達了當地的人文地景產的特色,除了人文藝術價值之外,同時對現代人而言,也是豐富生活內涵的重要資源,也是吸引民眾前往觀光旅遊的焦點。透過文化資產推動文化觀光,藉此促進提升地方經濟,達成「文化」、「觀光」及「經濟效益」三者間的緊密連動。


【僅剩十六根柱子的嘉義郡役所怎麼保存?】
在歐美先進國家爭相推展人文經濟之時,無不用其極推動歷史建築之保存。以日本沖繩首里城保存為例,首里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遭美軍轟炸而幾乎移為平地。戰後,日本為恢復那霸市,原樣維修重建首里城,首里城的重現,使之城池相關古蹟列聯合國世界遺產,所帶來之文化資產及觀光價值更是難以計數。今天像首里城這樣的保存案例已是世界之趨勢潮流,也可做嘉義郡役所保存之參考。

【嘉義郡役所之可能未來性】
嘉義郡役所的保存不但可與市府新大樓相得益彰,其在嘉義政治及行政的發展史上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這也是未來其再利用可行之方向。而嘉義郡役所之再利用亦可朝向公民及社區參與和教育,讓嘉義文化多樣性的發展,進而提升嘉義市民文化、歷史、生活及藝術美學,這是台灣城市所缺乏而急迫必行,嘉義郡役所之保存是如此重要而千載難逢。

附件:
自然與文化遺產是屬於全體人類所有,每一個人都有權力與責任去了解、重視與維護其普世性的價值。……遺產涵蓋了景觀、歷史地方、場所和營建環境以及生物多樣性、收藏品、過去及現在持續的文化執業、知識與生活經驗。遺產記錄並表現歷史發展之長期過程,形成了民族、區域、本土的多樣本質與當地的自明性,並且是現代生活之整體的一部份。……每一地區或社區特殊遺產與集體記憶是不可取代的,同時是現在與將來發展一項重要的基石。(1999 年國際文化觀光憲章,International Charter on CulturalTourism)

以上共同起草人
1.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 余國信 hoanya@ms41.hinet.net
2.嘉義大學台灣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郭盈良
3.大同商職 中文老師 楊彥騏 (作家兼文史工作者、保留虎尾郡役所的關鍵人物)

敬邀大家幫忙寫信給總統與文建會
還有嘉義市長~

欲知嘉義市郡役所更詳細的守護資訊 http://tw.myblog.yahoo.com/chiayi300/